首頁 -- >> 微信矩陣-- >> 我找
APP下載

“創業路上,求變會痛,但不變一定會死”

發布時間:2018-04-10 08:59 來源:中青在線 我找by中青報

  全文共2931字,閱讀大約需要 6分鐘

  作者: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張均斌

  實習生 程曄彤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崔健的《一無所有》非常流行,留著“爆炸頭”的小青年們如果不會吼兩句,那就襯不上一身的流行元素。一句“噢……你何時跟我走”,不知唱出多少年輕人心中的狂熱。年少的伏彩瑞也不禁內心澎湃,只不過當時還“一無所有”的他沒有等來“跟他走”的姑娘,而是在多年后締造了一個陪他走過17個春夏秋冬的“滬江”。

  一身筆挺的西裝、一副黑框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伏彩瑞,作為滬江創始人兼CEO,骨子里卻隱藏著一股倔強。從一名BBS(論壇)草根站長,到一位大學生創業者,他帶領著一家互聯網教育企業經歷了PC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現在正邁入人工智能時代。

(滬江創始人兼CEO 伏彩瑞)

2001年誕生、2006年商業化的的滬江現已建立起“互聯網+教育”的大生態,旗下產品多樣,多個賽道都有布局,比較知名的有課程平臺滬江網校、實時互動在線教育平臺CCtalk。據滬江2017年度盤點報告顯示,2017年滬江用戶已突破1.6億,移動用戶端用戶約1.3億,成為在線教育的一只“獨角獸”。

作為一家較早創立的互聯網教育企業,這些年,無論在線教育行業如何起伏,滬江始終保持在自己的軌道中運行,它的方向從一開始就沒變過——“老老實實做教育”。

被“伊妹兒”的世界迷住的年輕人

用了17年成為“獨角獸”陣營中的一員,滬江的發展被視為是比較緩慢的。在伏彩瑞看來,教育得慢工出細活,急不得。他常常說,創業那會兒,還是要靠著點理想的。不忘初心,才能堅守到現在。

1999年,還是大二學生的伏彩瑞,偶然看見一條寫著“你想擁有自己的伊妹兒嗎?”的校園橫幅,不知道“伊妹兒”為何方美女的他,走進計算機機房,卻陰差陽錯地撞入了一個無比宏大的數字王國,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進入“伊妹兒”王國后,伏彩瑞開始瘋狂地癡迷于互聯網。簡陋的windows3.2系統和幾KB級的緩慢網速沒有澆熄他與世界對話的渴望,他翹課自學編程和網頁設計,并結合自己的外語專業知識和互聯網技術,搭建了一個語言學習交流社區——滬江語林網,也就是滬江的前身。那時他便許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志向——“我這輩子一定要從事計算機和互聯網這一行。”

一提起這段經歷,他的語氣中都透露著激動。“那時的我,身體里總是充滿著一股按捺不住地想動手的興奮,一連幾天都不用下樓,實在餓了就靠方便面和速凍水餃過活。”

隨著互聯網論壇蓬勃發展,很快滬江語林上聚集了20萬種子用戶。這在當時是一個令人驚嘆的規模。

2006年,伏彩瑞研究生畢業,工作的事兒卻令他左右為難。大多數同學去了央企、政府單位工作,去企業都被嘲笑為低端。而他不忍心放棄龐大的用戶群,最終還是選擇了這條當時被人看作是“不務正業”的道路——創業。

創業道路不是輕松的,伏彩瑞也從未想過要輕松地度過接下來的人生。

“輕松就是循規蹈矩”,倔強的他不甘心跟隨他人的腳步、過著重復單調的生活。創業以來,伏彩瑞一直很忙,這種忙碌不是階段性的,而是長久的。接受采訪的伏彩瑞坐久了時不時要動動肩膀,他打趣地說:“干一行病一行”,頸椎病、腱鞘炎都是因為常年勞累落下的毛病。

伏彩瑞靠著這股勁拼了十幾年,引領著滬江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來。伏彩瑞說,滬江沒有經歷過爆發式的增長,該吃的虧,該踩的坑,一個都沒有落下。

即使公司的賬戶上只有三塊錢

也沒有動搖過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曾說過:“創業的路上,今天很殘酷,明天很殘酷,后天很美好,很多人死在了明天的夜里。”太多的創業者撐過了當下,熬過了明天,卻等不來第三個天明,因為第二天的黑夜總是會把不少人擊垮。

伏彩瑞屬于草根創業,沒有什么可以依靠的資源、關系,為了不讓自己死在明天的夜里,他的大腦神經總是處在緊繃的狀態。他覺得只有這樣,他的大腦才能飛速轉動,才有可能在風險來臨的時候做好準備,才有可能在機遇來臨的時候抓住機遇。

但即使有充足的準備,還是免不了觸礁,尤其是在企業初創的時候。回憶起那些困難的日子,伏彩瑞直言混沌與迷茫。

“最大的困難是什么呢?哪怕你視力很好,在陰霾重重的情況下你也看不了太遠。”世紀之初的創業環境和現在不同,沒有政策的支持,沒有投資人的幫助,甚至沒有可學習借鑒的途徑。又恰逢新東方已在美國敲鐘,線下教育機構被認為是教育的“正統”出路,伏彩瑞的互聯網教育幾乎不被人看好。

但伏彩瑞沒有放棄,他和七個同伴東拼西湊出8萬元從小區民宅中起步,把單純的公益論壇轉型商業化,開始了滬江的公司化運營。

可現實總是比想象中的還要艱苦。創業早期,滬江的收入主要靠站內廣告,收入很不理想,一旦廣告商推遲付款,現金就周轉不過來。最潦倒的時候,公司的賬戶上只有三塊錢。

即便如此,伏彩瑞的心也沒有動搖過,他開始為滬江尋找出路。他果斷地一步步砍掉滬江當時賴以生存的廣告業務,2009年,滬江實現B2C(Business-to-Customer,“企業對顧客”)轉型,上線網絡課程,踏上網校之路。當年底,滬江網校課程收入占到了總收入的三成左右。憑借著這三成收入帶來的信心,滬江開始全面告別廣告。

“如果沒有那一次的破釜沉舟,滬江可能會是另外的樣子。”滬江的每一次轉型都帶著伏彩瑞的焦慮感。

2012年,滬江的業務開始向移動端轉移,但是沒有任何移動人才可用。伏彩瑞在移動互聯網大潮中看到了未來的發展趨勢,堅持轉型,“你不參與進來,就一定會淘汰。”他花了3年,帶領滬江的團隊艱難轉型。2015年,滬江的用戶數從兩千萬飆升至一億,其中移動端用戶約8千萬。

許多創業者在創業途中倒下了,而伏彩瑞無疑是幸運的一個,他堅持下來了。

“創業永遠都是少部分人的事。”回首過去,伏彩瑞也后怕不已,滬江本可能死一千次,但它硬生生從蠻荒荊棘中開出了一條血路。

滬江要做能創新的“教育工匠”

伏彩瑞喜歡把滬江稱為“教育工匠”,“‘匠人’并不意味著一成不變地去做一件事,滬江會把握趨勢,做教育行業的創新者”,他說,堅持創新很重要。

產品總會老去,新的東西應運而生。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的數據顯示,中國的在線教育市場正以20%的年增長速度發展,那些互聯網教育的后起之秀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伏彩瑞認為,滬江應該學習別人優秀的地方。

“不學習就會被年輕人顛覆,很多時候都需要互相學習、互相借鑒,而且有時候變革來自于動力,還不如變革來自于對手,這種新行業的崛起,一定會帶來一些新的東西,非常有利于一個企業倒逼自己進步。”伏彩瑞說。

在更迭飛速的在線教育市場,擁抱變化,不斷學習,是滬江一直以來的姿態。伏彩瑞把滬江這十幾年的起起伏伏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學習認知,在做公益網站的同時,感受互聯網的發展,認知這個世界;第二個階段是學著創業,緊跟時代潮流不斷轉型;第三個階段是搏擊,搏擊時代,迎接行業的挑戰,迎接教育的變革。在他看來,要想讓企業一直發展,只有一招,“一直用創業,用創業狀態搞新的東西”。

2017年9月21日,滬江宣布了全新戰略,將擁抱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下一代技術,在繼續深耕滬江網校業務的基礎上,擴大以CCtalk為主的平臺業務。伏彩瑞毫不掩飾他的雄心:“CCtalk未來有可能打造10個、100個滬江網校或者是100個其他的小滬江網校,滬江希望構建的是互聯網教育生態。”

“我們還是有一點理想化的。”在伏彩瑞看來,每踏出去一步,都有可能跌入萬丈深淵,很有可能回不來,可能傾家蕩產。理想和務實,是這個年代的創業者必備的兩種素養。在創業路上,求變是痛的,但不變一定會死。

原文刊載于《中國青年報》2018年04月10日 版

原標題:《“創業路上,求變會痛,但不變一定會死”》

制作:莫昕楠

編輯:張均斌

【責任編輯:吳蘊聰】
相關文章
你可能還喜歡看
熱點新聞更多>>
圖片閱讀更多>>
熱圖
青秀H5
1/3
新聞排行榜
網評
多赢腾讯分分彩计划 简阳市| 兴文县| 莎车县| 金川县| 嵊州市| 敦煌市| 厦门市| 浙江省| 宿松县| 新巴尔虎左旗| 松原市| 南靖县| 枝江市| 青阳县| 邛崃市| 舟曲县| 松溪县| 涿鹿县| 岳阳县| 鄂托克前旗| 米泉市| 巩留县| 牙克石市| 锦州市| 孟津县| 呼和浩特市| 海安县| 永清县| 凤山县| 阜新市| 东安县| 麻城市| 施秉县| 南安市| 汝州市| 游戏| 湖北省| 东光县| 巴东县| 霍林郭勒市| 刚察县| 宝坻区| 海晏县| 临夏市| 工布江达县| 武平县| 南京市| 博兴县| 汽车| 鄯善县| 龙山县| 视频| 邢台市| 淮南市| 灵川县| 板桥市| 武山县| 清流县| 龙海市| 衡山县| 长春市| 乌鲁木齐市| 江城| 泰安市| 阿城市| 定安县| 房山区| 鄂州市| 堆龙德庆县| 和静县| 千阳县| 安化县| 陇南市| 怀宁县| 绥阳县| 赞皇县| 西吉县| 四平市| 大冶市| 黑山县| 翁牛特旗| 海原县| 城市| 简阳市| 文昌市| 清原| 荆州市| 呼图壁县| 昆明市| 马龙县| 昌乐县| 博客| 新竹市| 天柱县| 温泉县| 仲巴县| 兴安县| 彰化市| 霍城县| 铁力市| 云阳县| 盖州市| 枣阳市| 焉耆| 砚山县| 陇西县| 运城市| 牙克石市| 万宁市| 西平县| 德兴市| 宁蒗| 瑞金市| 甘肃省| 眉山市| 陈巴尔虎旗| 蒲江县| 榆林市| 铜梁县| 尉氏县| 富民县| 谷城县| 珠海市| 乐业县| 滨州市| 北安市| 河南省| 临武县| 祁东县| 通州市| 阳朔县| 蒙山县| 兴化市| 迁安市| 定西市| 新津县| 尼勒克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