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微信矩陣-- >> 我找
APP下載

熱點|NPE出沒 創新企業如何應對?

發布時間:2018-04-18 20:38 來源:中青在線 作者:我找by中青報 李晨赫 莫昕楠

  隨著經濟全球化進程的不斷深入,知識產權已成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性資源和國際競爭力的核心要素。近年來,專利大戰在喚醒各國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同時,也炒熱了一種叫做 NPE的專利經營模式。

  當一名長跑運動員準備反超時,有時調整好自己的節奏比超越別人更重要。

  一個國家的科技創新也是如此。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在一些領域的科技創新正由跟跑為主轉向并跑或者領跑。與此同時,知識產權保護問題顯得更為重要。

  近期,無人機領域的幾家企業關于專利的糾紛和訴求,受到不少關注。專利訴訟會對創新產生怎樣的影響?隨著創新的不斷發展,中國應該如何捋順科技創新和市場應用的關系?

  “專利流氓”,企業不堪其擾?

  2017年年底,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疆)松了一口氣。他們對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稱高域公司)提起的無人機專利系列無效宣告請求,獲得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專利復審委)通過。這就是業內常說的高域公司的專利“被無效掉了”。

  加上此前零度智控(北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零度)、廣州億航智能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航)針對高域提起的無效宣告請求,截至2017年12月29日,專利復審委(針對高域公司)共計作出23個無效宣告決定。

  在共同的對手面前,曾經就侵犯實用新型專利糾紛對簿公堂的零度和大疆成為戰友。從2016年9月開始,高域公司對零度和京東的侵權訴訟共5件,隨后4件被判專利全部無效。不久,大疆又對該專利進行了二次無效認定,最后的結果是全部無效。

  作為國內消費級無人機的領軍企業,大疆密集“無效”高域公司專利的背后,是后者對前者批量的專利訴訟。零度和億航也不例外。高域公司是一家注冊于北京的科技公司,經營范圍為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服務、技術咨詢等業務。前主營專利轉讓業務等,沒有實體產品。這類企業常被稱為NPE( non-practicing entity,非實施實體,只做專利轉讓)。

  NPE自從在美國誕生以來就一直飽受爭議。NPE不實施專利,通過對專利進行轉讓、控告競爭對手專利侵權等方式獲利,在一些地方,NPE的收入要超過專利實施實體,因此有人把NPE和專利流氓(patent troll)劃等號。創建于2000年的“高智發明”是最有名的NPE之一,也是掙扎多年,希望洗脫“專利流氓”惡名的公司。

  大疆知識產權部崔明遠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他們遇到的案件中,非實施實體的企業發起專利訴訟的成本一般來說比較低,而被訴企業應對這種訴訟的成本則比原告高很多。“每10個案子,原告只購買一個產品去起訴,平攤到每個案子上可能只有幾百元的成本。對我們來說就不一樣了,至少我們去無效他的專利需要交1500元到3000元的費用,還要浪費一定的人力去應對這個事情。”

  但高域公司法人代表王琦琳表示,維權的成本其實很高。各地開庭他都要親自前往,機會成本和時間成本都很高。一個擁有幾十人知識產權團隊的大企業可能看不上的成本,小企業承擔起來并不輕松。

  崔明遠則表示,此前大疆和其他廠商也打過官司。“假如友商拿專利來告我,我們可以選擇拿專利告回去,因為我們的專利儲備是比較多的。這樣友商來告我們之前,他們還是會掂量一下的,不是在很必要的情況下,他們不會輕易提起專利訴訟。但對高域這樣的公司,就是它可以告我們,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對其進行制衡。”

  這種情況并非獨有。零度方面表示,這并不是零度第一次應對專利訴訟。但之前的訴訟都是實體公司之間的訴訟,與NPE之間的訴訟是第一次。這次的訴訟讓零度十分警惕,因為他們認為,對方不生產和研發任何產品,企業無法對其進行反訴,而不得不把大量人力物力花在應訴無效等工作上。

  崔明遠說,2016年6月開始被高域公司發起侵權訴訟后,“我們需要將本來可以用于創新的精力,來應對這個事情。”他說,大疆的知識產權團隊基本可以獨立應對這個事情,如果是一些知識產權團隊不完備的公司遇到這種情況,它們就要委托律所去負責無效及訴訟的相關事宜,費用會相當昂貴。崔明遠介紹,委托律所應對一件專利訴訟案子的成本少說也需要10~20萬元。以高域訴訟大疆侵權的31個案子為例,委托律所處理可能至少要花五六百萬元。

  高域公司在其官網上針對不同無人機領域的專利提出了轉讓價格。例如無人機快遞基礎專利轉讓價格100萬元起,許可價格可協商確定。崔明遠說,NPE在美國比較多,大部分美國NPE運營公司會收購一些有價值的專利,將有價值的專利許可給客戶或者自行發起訴訟。而美國通過很多判例建立了不合理訴訟的律師費轉移規則、對專利侵權案的起訴地進行限制的規則等條款。而現行中國法律規定,只要符合法律規定的起訴條件,就可以發起專利侵權訴訟,沒有對涉及NPE的訴訟做出特別規定。這可能給企業帶來不少專利訴訟。

  零度知識產權部經理梁秀敏認為,中國目前的法律對保護實體企業免受NPE干擾的特別政策是不夠的,僅僅指正NPE惡意訴訟可能就面臨證據不足等多個困難。梁秀敏說,希望國家知識產權局在進行實質審查時,能夠重點審查專利技術的可實施性,及技術內容公開不充分等問題。同時期盼法院在侵權案件審判中能充分考慮到以上幾點,充分保護實體企業,抵制亂訴行為。

  “‘專利流氓’這個說法最初源于美國,現在已經被美國法律禁止了。在國內這個詞用于宣傳比較淺顯易懂,被說習慣了也沒轍,很無奈。”王琦琳說,專利流氓的外延是很不精準的。如果用專利流氓的口徑去宣傳,很容易誤傷到包括大學和研究所在內的一些主體,以及國內推行的專利聯盟、一些專利云平臺。

  NPE究竟是創新的加速器還是絆腳石

  “王海最初打假的時候,沒什么人愿意打假,當時這種做法有一些正面意義。”王琦琳說,在法律框架下,作為平等的行權主體,對整個行業乃至社會的意義都很難講。

  王琦琳說,專利價值不能只體現在申報、資助、評獎上,到底值多少錢要在轉讓過程中通過市場價值體現。只有讓企業愿意在創新上投入、保護專利,才能幫助整個行業的發展。

  北大法學博士、知識產權律師胡洪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從公司和組織層面來說,NPE并不是“流氓”公司的代名詞。一所大學、專門運營專利的機構等,都可以是NPE。社會討論比較多的是專門為了訴訟而運營的投機型NPE。

  “即使一個NPE是投機的產物,只要手上專利有效,不論是提起訴訟,還是要求實際使用專利的企業去付費,都是在法律允許范圍內進行的合法行為,要客觀看待。”胡洪說,社會之所以不提倡這種行為,是因為投機型NPE給生產企業帶來了很大困擾,浪費了法院、專利復審委員會及媒體關注等社會資源。這和專利制度本身是相悖的。

  “專利是賦予企業一定時間的壟斷,希望企業獲益重新回到研發本身,獲得更大的受益。”胡洪說,普通情況下的許可和轉讓,是讓專利“活起來”的辦法,讓需要的企業購買專利進行實際生產,這樣的NPE對社會是有好處的。

  胡洪認為,獲得授權之后,NPE如何使用專利無可厚非。但在授權之前,什么樣的專利可以給予授權,是應該有更高的門檻的。從他的從業經歷來看,市場上專利水平參差不齊,中國專利審查對實用新型專利和外觀設計專利審查比較寬松。只有提高審查標準和強度,讓質量低的專利不能夠被授權,才能保護企業免受NPE騷擾。

  面對社會上一些“專利質量低才在訴訟中被大量無效”的指控,王琦琳說,專利質量只有業內人心里才有數。他在專利評審委員會工作期間,同樣的一篇申請,他可能有能力寫成截然不同的兩種結論。因為專利判斷本身是具有很強主觀性的行為。他說,大疆所謂的高質量專利,在他看來,和高域掌握的專利質量是差不多的。

  “雖然高校和科研院所也可以行權,但很多時候因為各種原因不去行權。”王琦琳說,專業化的專利運營公司對他們是個很好的補充。

  在NPE發展歷史更長的美國,一家叫做RPX的公司應運而生。公司首席執行官和聯合創始人約翰·阿姆斯特曾表示,在深入分析了NPE的運營模式及專利市場后,成立于2008年的RPX公司將自身定位為“通過市場機制,進行防御性專利收購,幫助客戶降低來自NPE的專利風險及相關成本”的機構,這遠比在法庭爭訟中獲得專利許可更經濟實惠和迅速有效。RPX公司會通過市場分析,提前、主動購買一些具有潛在訴訟風險的專利,以避免NPE獲得該專利并提起訴訟。

  購買專利需要大量的資金,RPX公司解決資金的方式是會員付費。會員只要支付一定的費用,就可使用RPX公司的專利。截至2016年,RPX公司有包括蘋果、三星、谷歌、微軟、亞馬遜、索尼等眾多國際知名企業在內的250多家會員企業。通過會員聚集的資金,RPX公司可以以較高的價格買下客戶認為具有高風險的專利。據悉,RPX公司每年平均花在購買專利上的費用高達1.25億美元。截至2015年年底,RPX公司收購了超過1.5萬件專利,他們提供的數據顯示,他們幫助客戶避免并節省超過32億美元的法律費用支出及和解金支出。

  有觀點認為,應該針對“流氓”NPE公司制定嚴格政策,使得其不敢隨便對企業發起訴訟,保護企業的創新。胡洪說,這是兩種價值的選擇。他認為,如果NPE獲得授權且未被無效,就是有權利的,出于程序正義的考慮,其權利的后續行使行為似乎不應被過多限制。

  知識產權法法學博士、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副研究員楊延超則建議,處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時代的今天,或許可以通過基于對已發生案例的分析處理來預防并應對“專利流氓”。還可以添加預警功能,使機器人可以在廣泛的專利數據庫中對技術相關性較強的專利鎖定跟蹤,當該專利權轉移到有“專利流氓”嫌疑的主體手上時,自動為相關企業發出信號,使其在被起訴前得知消息,先發制人。

  中國企業做好長期和NPE作戰的準備了嗎

  楊延超今年1月為媒體撰文指出,雖然“專利流氓”在中國產生的影響遠不及美國,但已有一些中國企業受到“專利流氓”的侵擾。根據Patent Freedom的統計,華為和聯想在2012年均遭遇了13起由“專利流氓”公司發起的訴訟,而僅2013年上半年,華為所遭遇的這類訴訟案件就上升到15件。

  楊延超介紹,“專利流氓”一詞起源于1993年的美國,用于形容那些忙于提起專利訴訟的公司,它們在美國仍然十分活躍。據統計,僅2012年在美國由“專利流氓”發起的專利侵權訴訟就有約2500件,占同年美國專利侵權案件的60%以上,2013年更是達3000件以上。隨著技術日益更迭,“專利流氓”現象蔓延至歐洲、日韓等地,我國在經濟一體化的趨勢下不可避免地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

  楊延超說,美國作為“專利流氓”的發源地,也是目前為止受其影響最大的一個國家。“專利流氓”之所以得以生存和發展,一方面和美國知識產權運營行為活躍有關。美國較早地建立了知識產權制度,企業也擁有較強的知識產權意識,因此也具有很強的專利運用能力,美國很多公司憑借其嫻熟的專利運營技能獲得了十分可觀的利潤。另一方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此類訴訟應訴需要耗費巨大的成本,并且會面臨較高的風險,美國陪審團審判結果的不確定性和不可預測性也使得被告更傾向于選擇和解,從而為“專利流氓”提供了生存的空間和土壤。

  事實上,所謂的“專利流氓”在我國也不是新鮮事。早在2007年中國就有多家彩電公司受到“專利流氓”的侵擾,它們名義上打著專利許可的旗號,實際是以專利作為敲詐中國彩電企業的工具。2008年,中國海爾、創維、東信等企業在德國參加國際消費電子展會,就被提起專利侵權訴訟,企業所有的參展產品都被禁止參展。

  據悉,為了打擊“專利流氓”的行為,從2011年頒布《美國發明法案》開始,美國對“專利流氓”實施了多種限制,包括禁止在單一訴訟中狀告多個侵權對象;假如起訴被駁回,被告可以要求原告支付訴訟費用;改變了律師費用的分配機制,使得專利權人(原告)敗訴并被判決承擔對方律師費用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對專利侵權案起訴低于管轄規則作出調整等手段,不斷提高知識產權領域不合理訴訟的成本和門檻。韓國與日本則通過禁止本國高校、科研機構、創新團體向“專利流氓公司”出售、轉讓專利等方式進行打擊。

  “我們不是挑軟柿子捏,不拿出來用的專利才是耍流氓。”王琦琳說,需求都是市場逼出來的,他所了解或經手的專利轉讓企業,最多的一年可以達到上萬起。“我干這些事掙不了多少錢,我干專利工作這么多年,還是有點情結, 專利價值要得到體現。

  梁秀敏說,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企業的研發能力和市場競爭力不斷增強。這為NPE的生長提供了土壤。而2017年國內幾個侵權案判賠額度再創新高,NPE逐漸活躍。

  梁秀敏說,雖然目前高域公司要求的賠償額并不高(對零度只有20萬元的訴求),但一些不具有內部侵權無效處理能力的國內企業,面對侵權無效的高額律師費有可能選擇與NPE和解。她說,零度和大疆選擇與NPE正面交鋒,因為這兩家企業有內部處理案件的能力,成本相對低,不想助長NPE的氣焰。

  “我個人認為中國是一個重德重道的國家,NPE難逃輿論壓力,但中國企業的確需要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梁秀敏說。

  你對NPE有什么樣的見解與看法?

  歡迎在留言處和我們互動交流!

  作者: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晨赫 實習生 莫昕楠

  制作:陳新格

  編輯:寧迪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出品

【責任編輯:王菀】
相關文章
你可能還喜歡看
熱點新聞更多>>
圖片閱讀更多>>
熱圖
青秀H5
  • 測測你的“西城”氣質
    你有一種“西城”的氣質,吸引了我。忠誠、擔當、首善,你知道你是哪種“西城”氣質么?不知道就快來測測吧!
  • 中國“面壁者”
    于敏、王淦昌、鄧稼先……數十位“兩彈元勛”曾戰斗在核九院,用強大科研實力護佑著祖國的和平與安寧。
  • 足球少年的哪個瞬間最能打動你?
    球場上,他們奮力拼搶;大賽時,他們臨場不亂;風雨中,他們熱情不減……來,一起感受足球少年的動人瞬間!
1/3
新聞排行榜
網評
网络赚钱平台 全椒县| 肃南| 吴川市| 莱州市| 武川县| 泰和县| 平顶山市| 盐津县| 绥德县| 陕西省| 东乌| 武隆县| 城步| 上栗县| 平舆县| 鄂尔多斯市| 长乐市| 马鞍山市| 中阳县| 桐城市| 广昌县| 兴业县| 和静县| 罗田县| 赣州市| 通道| 双柏县| 兴和县| 高要市| 台北市| 恩平市| 碌曲县| 荥经县| 清河县| 澄城县| 工布江达县| 湾仔区| 昭苏县| 禹州市| 湘阴县| 三明市| 禄丰县| 金川县| 南开区| 龙州县| 江达县| 红河县| 遂平县| 吉隆县| 建宁县| 元朗区| 阳信县| 紫阳县| 阳高县| 城步| 成安县| 卢氏县| 田林县| 乌兰浩特市| 正定县| 青阳县| 河西区| 柞水县| 禹城市| 娱乐| 项城市| 柏乡县| 大丰市| 洛川县| 天祝| 平远县| 广南县| 康保县| 上杭县| 浦东新区| 金山区| 宜春市| 永兴县| 西宁市| 阳江市| 会宁县| 大悟县| 梅河口市| 师宗县| 奈曼旗| 拜泉县| 鄂州市| 固始县| 太谷县| 渝中区| 台东市| 德钦县| 陇南市| 博客| 疏勒县| 宽城| 基隆市| 名山县| 兖州市| 柘城县| 山东省| 沁阳市| 庄浪县| 漳浦县| 新巴尔虎右旗| 宁明县| 阳朔县| 青田县| 德保县| 西青区| 玉树县| 北票市| 平江县| 武平县| 泰兴市| 阜阳市| 平山县| 闸北区| 怀安县| 改则县| 隆回县| 八宿县| 孟连| 淄博市| 宜宾市| 壶关县| 平湖市| 宿松县| 广汉市| 齐齐哈尔市| 巨野县| 八宿县| 广汉市| 怀来县| 宜宾市| 威信县| 迁安市|